������������������������������������������������������������������������������������������������������������������������������������������������������������������������������������������������������������������������������������������������������������������������������������������������������������������������������������������������������������������������������������������������������������������������������������������������������������������������������������������������������������������������������������������������������������������������������������������������������������������������������������������������������������������������������������������������������������������������������������������������������������������������������������������������������������������������������������������������������������������������������������������������������������������������������������������������������������������������������������������������������������

  • 当中共恶党黑烟升起的时候

    历史不是为它们安排的,是中共恶党在历史的机缘面前,在与真、善、忍为敌中选择了被淘汰,且在最后的拚死挣扎中加速着被淘汰。与“天安门自焚”不同了,那个自焚丑剧邪党编造出来毒害众生,最终是丑剧曝光难以收场。沈阳“苏家屯秘密集中营”这一惊天黑幕,却是原中共内部人员披露出来的,觉醒的世人主动选择抛弃邪党,选择拥有未来。面对“苏家屯焚尸炉”的黑烟,全世界到处惊起反迫害的呼声,中共恶党必将在全人类的唾弃中丧钟鸣起,在恶贯满盈中走向解体。
  • 英国际先驱论坛报:抗议贪污腐败的公民往往遭受中共打击

    中共面对公民抗议贪污腐败时,不是处理造成问题的腐败分子或制度,反而是打击这些公民。中国的上访民众经常被政府雇用的暴徒殴打。新闻出版、言论自由受到严重侵害,在报导一些国内新闻时尤为突出。如果不是高智晟等维权人士,这些事件西方社会将无法知道。高智晟为了唤醒人们对这些人权迫害事件的关注而发起了48小时的绝食抗议,他很快被当局软禁在家,更在本月四号被警察拘留。
  • 瑞典日报:中国当局打压新兴的维权人士(译文)

    3月11日,瑞典大报瑞典日报发表该报驻中国记者乌莱卡. 艾克司通关于中国维权绝食运动的长篇报导。文中写道:高智晟是维权绝食运动的发起人,他过去曾经为异议人士和法轮功成员担任辩护律师,还曾经向中国领导人发表公开信批评政府。差点遭到暗杀。
  • 伦敦标准晚报:中共酷刑的受害者被庆典忽略(译文)

    一天晚上,中共秘密警察闯入李和平的家将他带走。他被送到「洗脑班」,在那儿他被强迫不许睡觉,并且周而复始的看一些反对法轮功的造谣宣传。他从洗脑班被送到劳教所,并被要求做玩具。然后,在数个月后,他被丢到一间黑暗的房间,并且注射药物。他开始看见毒蛇的幻觉,并且相信他快要疯了。当和平最后被释放时,他被列入黑名单,到处都找不到工作。我们伦敦的庆典忽略了在中共极权主义下的牺牲者。
  • 紧急救援,遏止中共解体前的灭口计划

    我们也呼吁中共内良知尚存的官员和警察不要参与此事,并尽可能帮助搜集证据和制止灭口阴谋。对那些参与其中的恶警和黑心医生,我们正告:任何对法轮功犯下的罪恶,都会大白于天下,任何毁灭证据的迫害企图,只会成为新的罪证,给自己的未来带来可怕的后果。任何参与迫害的人,最终都逃不过天理、法律的审判。立即悬崖勒马、将功补过,才是唯一的出路!
  • 德国媒体报道:卡姆市中国居民呼吁支持中国人权的行动(图)

    您也许应该知道,“德国中心”就坐落于上海的同济大学校园内,那里是中德经济文化交流的重要枢纽。那么对人权的尊重是否也应该成为中德交流的重要课题呢?个人认为人权是否得以尊重是衡量一个国家以及其投资环境长期稳定的重要标准,也就是说是中德经济往来中不容漠视的因素。您的声音将受到亿万中国人乃至全世界人的关注。
  • 丹麦媒体:“绝食抗议中共暴力对待异议人士”(译文)

    高智晟公然反抗中共当局的举动在中国被视为极度危险,中共政府对付国内的评论家的方式不是逮捕就是驱逐。然而高智晟说:“这次的绝食行动不是我们乐于接受的选择,只因为我们生活在共产党的恐惧执政下,这是的唯一选择。我只能说这是个悲剧,在这个年代你还必须用绝食的方式来捍卫自己的人权。” 在被问到是否会担心当局的反应时,他仅仅表示:“我从不曾怀疑共产党会使用骯脏技俩。”
  • 外界评论:“古拉格现象”为何不死

    如果每个人都能拒绝谎言,坚守真实,就是罪恶结束、中共灭顶之时。然而,所有的归真都是一个痛苦的过程,都将需要为此付出代价。一个国家民主与否,并不止是制度上的不同,更有国民道德底线的差异,宗教信仰的有无。今天的中国人,也许比任何时候都需要走出国门,在自由的天空下反观真实的中国,反观自己的心灵,回答“古拉格现象”为何在中国不死。
  • 英国媒体:中国“卧贪藏腐”环境 投资风险大

    英国《国际先驱论坛报》刊登一名哈佛大学研究生毕业后到中国经商的读者来稿,作者说:当我第一次到上海的一家新公司任职,我经常从我工作的高楼眺望窗外,总有个感觉好像是坐在一个高级包厢,看着二十一世纪主要的经济活动在眼前发生。但不幸的是,我看到的还包括了贪污,欺骗以及无能。我了解到来自全球各地有经验的生意人在中国犯下的错误。当外资在中国进行风险报酬分析时,经常显示出中国的风险难以准确估算。
  • 外界评论:良心未灭记者的退党声明

    说实话,我从来没有练过法轮功,也不一定赞成法轮功的一些理念。但是,当我和同事们跑遍了这里的山山水水,了解到对法轮功成员的残酷迫害程度之后,我们的心真的被震动了。海外的亲友给我邮来了你们报导的发生在我们这块中原大地上公安当局对工厂法轮功学员非法抄家、绑架、诬陷、开除、扣发工资、刑讯逼供的材料,事实上这只是冰山一角。被强奸的法轮功姐妹,被整残甚至整死的法轮功兄弟,在我们这个省里何止百千!作为一个有良心的记者,有一天我会用我的笔将这些事实全部披露出来。
  • 外界评论:苏家屯与九评退党

  • 挪威《诺尔兰日报》:从中共的魔掌下逃离出来(图)

    王安琪一边用手捂住脸,一边泣不成声的说:“我从没有象逃到泰国时那样的感到害怕。我母亲的名字在中共交给泰国的黑名单上,她冒着在边境被抓的危险。这一切,都只是因为她和我父亲修炼法轮功。”她和她的父母成功越过边境的巡防,在挪威政府决定欢迎他们来挪威之前,他们一直被拘禁在泰国。
  • 外界评论:中共与疯狗

    中共恶党组织的成员就好比是恶党的一个个细胞,当恶党被神销毁的时候,同样也会殃及其党徒。从这个角度讲,加入中共邪党组织,不就象被疯狗咬了一样,如果不打预防疫苗,会和疯狗一起等到病毒发作而死去,这难道不可怕吗? 而且加入中共邪党组织的后果更为严重,如果不声明退出,失去的生命可不是一生一世的事,而是永远的失去了。现在,中共把其党徒和自身捆绑在一起,就象一个烂苹果在等着完全烂掉而被上天销毁。
  • 英王子日记披露其曾抵制中共使馆的宴会

    去年11月,周日邮报刊登查尔斯当年参加香港移交仪式期间的私人日记摘要,其中标题为“是香港移交,还是中国大掠夺”的一篇文章,批评中共政府官员,并对香港主权移交表示不满。《周日邮报》的摘录还透露,查尔斯描述中共官员为“可怕的古老蜡像”,并称官方移交仪式为"可怕的苏联模式展板"。
  • 德国外长:不会再推动解除对中国的武器禁运

    目前正在亚洲访问的德国外长史坦麦尔2月21日在东京表示,德国不再坚持前任总理施若德政府的立场,解除欧盟对中共的武器禁运。反对解禁的日本对德国改变立场显然相当赞同。目前执政的两党已达成口头共识,不会继续在欧盟推动解除对中共的武器禁运。


  • 页面 | [-10] | 1 | ...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 | 77 | [+10] |